心理学知识
别人的生活如此完美,我们如何快乐?
2018-10-22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大约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在入睡前看到一位朋友在推特上宣布自己入围了新闻奖,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可是,我的反应却很痛苦,胃部痉挛、头晕、咬牙切齿,肌肉紧张,直到早上才睡着。再往前推5年,那时我还在大学读书。我在Facebook上翻阅照片时,看到同学的她和朋友泡吧喝醉后大笑的照片,顿时感到自己的情绪一落千丈,陷在椅子里动弹不得、无法呼吸。我曾想,为什么这些记忆会不时地从心中泛起?为什么不能像其他翻过的推文一样看过即忘?我想,大概是因为那是我这32年里体验过的最强烈、最痛苦的嫉妒。我没有参加过新闻比赛,从来没有加入过俱乐部,也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些,但当我阅读那条推文、翻阅那些照片时,我急切地想要拥他们拥有的一切,这种想法令我浑身发抖,就好像肚子被人打了一拳。

这是一个嫉妒的时代,我们活在其中。职业嫉妒,厨房嫉妒,孩子嫉妒,美食嫉妒、身材嫉妒,假日嫉妒。在讲述这些的时候,就为这些赋予了嫉妒之意。亚里士多德在公元前四世纪就说过,人类就是一种看到别人的好运而感到痛苦的生物。“那些人拥有我本该拥有的东西”的想法激发了这种痛苦——尽管将嫉妒列入七大原罪之中还要再过一千年。密歇根大学心理学教授Ethan Kross研究了Facebook对我们健康的影响,他说:“社交媒体将嫉妒推向了极端……PS过的图片持续不断地轰炸着我们……这些美好事物给我们造成的影响和损失是我们这个物种从未经历过的,如此的影响不会让人快乐。”

临床心理学家Rachel Andrew说,她在咨询室里看到的嫉妒越来越多。他们“无法实现的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却被他人所拥有”。她认为,像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和Snapchat这样的社交平台的使用,放大了这种不安的心理失衡。“她说:“社交媒体让每个人都可以相互比较。过去,人们可能只是羡慕他们的邻居,但现在,我们可以和世界各地的每个人进行比较。”而且这些比较越来越虚夸,并脱离了现实。英国认知行为疗法治疗师Windy Dryden称之为“沉迷症(comparisonitis)”。

Andrew说:“而且,我们都知道经过PS的图像展现了他们生活中最好的一面。”我们将放大后的嫉妒装置放在口袋里,睡在枕头旁边,7×24小时诱惑着我们。”Andrew的病人也知道他们看到的是经过美化的版本,也知道没有P过的图是一个骗人的标签,一种无法抵御嫉妒情绪的力量。Andrew说:”我注意到的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能够理智地看待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东西——我们知道,这些图像和叙述并不真实,我们可以谈论它、并合理化它——但在情感层面,仍在转发评论。“如果这些图像或叙述利用了我们渴望却无法拥有的东西,那么它就会变得非常强大。

 

为了探索嫉妒在运用社交媒体中所扮演的角色,Kross和他的团队设计了一项研究,以研究被动使用Facebook和嫉妒情绪之间的关系,正如他所说,这“只是窥视式的滚动”。参与者每天都会收到5次短信,持续两周,这些短信询问他们自从上次收到短信后被动使用Facebook的情况以及当时的感受。结果令人惊讶:“你翻动屏幕越频繁,就越有可能引发嫉妒,这反过来又让你的感受变得不好。

 

Andrew认为任何年龄、任何阶层都会有嫉妒。她咨询室里的年轻的女性,敏感于自己的外表,跟踪Instagram上的某些风格,寻找发型或化妆技巧的灵感,到了最后,就开始嫉妒她们关注的女性,并觉得自己很糟糕。Andrew在咨询室中看到年长的职业女性也有着同样的模式,他们先在Twitter上寻找策略和观点,随后发现有些人似乎比她们更成功,最终,在挣扎过后努力地接受她们发现的情况。Andrew说:“同样,朋友和家人的外表、生活方式、职业和育儿也会带来嫉妒感,因为社交媒体上总会看到别人做得更好。”如果莎士比亚的伊阿古在Instagram每天都关注中尉的信息,那么,就会对凯西奥说:“他每天的生活都是那么完美,这让我显得很丑,简直太糟糕了”。

 

“我们感到不真实,好奇地嫉妒着我们自己的化身。”


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Sherry Turkle告诉我:“虽然嫉妒是有害的,但是我认为,还有更有害的东西。……我们在网上构建的生活,导致了我们在生活中只能展示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并且我们会害怕错过一些和自己生活相关的东西。”当我们向别人讲述的自己的生活自己真实的生活不一致时,那么,我们在看自己的时候,看到的就好像是另一个人,而且会嫉妒他。这在我们内心产生了一种“自我嫉妒”的疏离感。我们感到不真实,好奇地嫉妒着我们自己的化身。我们盯着白天的瘦身、一天的穿搭,我们想要的是那个身体——而不是那个在早高峰感到疲倦和疼痛的人。我们吐出无味的“可食用”的花朵来装饰我们的白桦木薯,而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食物。当Instagram的故事在深夜落下帷幕时,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虚构的场景。当我们忙于寻找完美相机角度时,我们的生活变成了一个耀眼无瑕的甲胄,除了对自己和他人的嫉妒之外,空空如也。就像困在动物庇护所里的憔悴黑猫。


嫉妒想要毁灭别人拥有的东西,它是无声的、毁灭性的、卑鄙的,它是纯粹的恶意、纯粹的仇恨。


嫉妒的概念有很多,有的还很深奥。《日常生活中的嫉妒》的作者,精神分析师Patricia Polledri说,这个词指代是非常危险的东西,其形式可以是情感的虐待和暴力的犯罪行为。嫉妒是想要毁灭别人拥有的东西。不只是自己想要这些东西,而且还想让别人不再拥有这些。


嫉妒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在那里,你极其怨恨另一个人的幸福——不管是他们的外表、地位,还是他们的车。嫉妒是无声的、毁灭性的、卑鄙的——那是纯粹的恶意,纯粹的仇恨。嫉妒的人很难寻求和接受帮助,因为他们会觉得不可能从别人那里得到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强烈的欲望湮灭了他人和自己的一切美好事物。Polledri相信嫉妒不是天生的;嫉妒始于早期剥夺经验,当母亲和婴儿无法建立连接时,孩子的自尊没有通过照料者的生命获得滋养。

 

Dryden是一名认知行为治疗师,他对嫉妒的根源不感兴趣,他关注的是:哪些方法可以解决嫉妒。他说,在社交媒体引发的嫉妒之中,有两个因素会让人更加脆弱,即,低自尊无法忍受剥夺,即,无法忍受你得不到而又想要拥有之物的体验。他说,想想看,为了克服这个问题,你要如何教导自己的孩子?我们的目标是要形成一种哲学,一种人世间的生活方式,允许别人拥有你渴望的,又不曾拥有的东西。并且认识到自己没有这些也可以生存,没有这些,自己并不会失去作为一个人的价值。我们也可以试着改变使用社交媒体的方式和习惯。Kross解释说,人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被动使用社交媒体。无所事事和懒散地阅读,而非张贴、发布信息或评论。“当你意识到被动使用比主动使用更有害时,就会意识到被动使用和糟糕的感觉有着很顽固的联系”。Kross解释说,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主动使用社交媒体对健康有多大的影响,但是,似乎在主动使用社交媒体和感觉良好之间确实有着微弱的正向联系。

 

然而,也许我们每个人在主动使用社交媒体时也需要更仔细地思考,思考我们想要说什么,为什么说,以及我们的网络上角色如何促成我们这个时代的嫉妒。当我准备在脸谱网上发布一些和职业生涯有关的好消息时,我丈夫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愿意回答他,事实是,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因为我想要收到祝福,想要让人们喜欢我。老实说,更多的是希望别人知道我做得很好。我为此感到惭愧,过度敏感的配偶最能刺痛自己自尊。

 

在Twitter上发布自己的晋升是一种快速的传播方式。但是当我们准备发布一些私人事情的时候,或许我们可以停下来问自己,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做么?朋友、家人、同事——任何人都会很快的知道你发布的信息;我们是否需要公开一些非常私人的信息呢?在社交媒体上打造你的个人品牌似乎对商业有利,但它确实是有代价的。这一切都创造了一种氛围,这种无可辩驳地,或者是欺骗性地炫耀气氛,不仅显得没什么不对,而且经常被期待,关键是,如此的氛围是嫉妒滋生的空间。我认为”更诚实的对待我们的生活“并非是唯一的答案——有时候,可能仅仅是避而不谈。 毕竟那些和正念、悲伤或素颜有关的帖子终归是用最好的方式描绘他们的海报。

 

不要把嫉妒解释为好的或坏的,而是试着去理解它告诉你的是什么。


Polledri提到的极端的嫉妒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但作为一种不太极端的情感体验,它可以在我们的生活中发挥作用。Dryden区分了不健康的嫉妒和健康的嫉妒。他说,嫉妒也“可以是创造性的”。就像饥饿告诉我们需要吃东西一样,如果我们能以正确的方式倾听内在的声音,我们就可以知道生活中缺少哪些真正重要的东西。Andrew说:“这是对一种情绪的命名,知道它的感受,不要把它解释为好的或坏的,而是试图理解它要告诉你的愿望是什么。如果可以实现这些愿望,你可以采取适当的步骤来实现它。但同时,要问问自己,怎样才能足够好?

当我回想那两个令我无法忘记的嫉妒时刻时,我知道一旦我坠入羞愧和尴尬(或许还有更多羞于启齿的感受),就会体验到不安和痛苦。在那些日子里,我挣扎着要成为一个自由撰稿人。在那之前,我离开家,来到了一个新的城市,大学毕业后挣扎着建立自己的社会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两件事情都有所改善,但是我仍然时不时地体会到不愉快的嫉妒之情,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还是不在社交媒体上。而且和朋友、家人的相处中,也看到了嫉妒的黑影。也许部分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怎样才能足够好呢?” 这也是我仍在努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