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知识
幸福就在大脑里?
2018-04-12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幸福就在大脑里?
Gudrun Heise
德国之声

我们测量自己的血压、体温和体质指数。然而,我们能测量幸福吗?若能找到一种可靠、客观的测量方法的话,研究人员们该会多高兴!

 

破解你的幸福密码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微笑,我就幸福了?如果是的,那么,我到底有多幸福呢?另外,我感到的是哪一种幸福?研究人员们将这种感觉区分为两种:于利希(Jülich)研究中心大脑和行为研究所所长埃克豪夫(Simon Eickhoff)教授解释说,"一种是暂时的幸福经历,即此刻的愉觉;另一种形式的幸福感与我们的遗传有关,与个人的特性有关,是一种较为长期的态度,而不是短暂的兴奋。"说到底,幸福以及对幸福的追求是人类行为的主要动机。

幸福感是遗传的吗?

基因在幸福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每个人都有感觉幸福或不幸福的基因。与此相应,我们逐步生成某些个性。而这些个性影响我们,如何、什么时候,以及是否感觉到幸福。

这么说来,父母们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否会轻松生活、体验到众多幸福时刻?科学调查结果显示,我们在30-50%的程度上打上了遗传因子和早期儿童经验的烙印。对亲人之间的比较研究结果表明了这一点。

无荷尔蒙,便无幸福感

各种荷尔蒙也对我们是否有幸福感具有决定性意义。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神经递质-多巴胺,大脑的信息质料。这种荷尔蒙比如会在短期的、现时的高涨情绪时溢出。这方面,脍炙人口的例子是在乐透投彩游戏中百万元大奖时幸福的中奖人的快乐感,这种快乐感并不会永远保持。

埃克豪夫教授指出,"多巴胺位于脑内那些主管奖励的区域,一旦发生了某些积极的、让人喜出望外的事情,它便处于活跃状态"。另外,幸福荷尔蒙多巴胺也对我们的动机、增强的感受能力和效力负责,并有可能教人喜不自胜。不过,它并非导致我们有积极感受的唯一的荷尔蒙。

血清素也属于幸福荷尔蒙。对我们的疼痛感而言,它相当重要,但也参与我们的睡眠和性行为。血清素对我们一般的感受状态有影响。它提高我们的愉觉和动机。

 

脑内神经细胞

 

去甲肾上腺素位于中央神经系统和副肾内。尤其在人受到压力时,去甲肾上腺就会释出。它操控了我们是否处于清醒状态,是否聚精会神。这种荷尔蒙也对我们有多大的动机产生影响。它操控着我们的智性能力。

内啡肽可以说就是我们的体内止痛药。一旦我们受重伤,它们就会释放出来,抑制疼痛感,让我们处于一种恍惚状态。内啡肽负责我们的性荷尔蒙的生产。在我们从事体育活动时,它们也会逸出。此时通常出现的幸福感便与内啡肽有关。

催产素在分娩时促推疼痛感,调节产奶,并对母亲和孩子间的一般关系施加着重要影响。害怕和压力感通过催产素得以减少。在催产素的影响下,同情感等社交能力得到提高,而这也能让人感觉幸福。

探寻幸福之源

为在科学层面上对幸福感的原因有更多了解,目前,在科学上使用最多的一种方法是所谓的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法。被测试者躺入核磁共振成像仪扫描器内,然后接受各种测试。

 

就是这么开心

 

科学家们每两秒钟就拍摄一张脑图,从上面看颅内是否在何处发生有活动。通常,被测试人有积极感受时就会出现这些活动。于是,身体就会相应释放出幸福荷尔蒙,颅内某些区域里的活动就会发生变化。

喜出望外

50多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设法回答这一问题:是否能测量幸福感、是否能让人看到在神经元活动中的、在脑内相应的范式中的它。埃克豪夫教授指出,我们所有情感均基于相对复杂的神经网络和调控机制,这意味着,并不是只有一个区域负责幸福感受,"而是有一系列区域,对我们经历的各种部分做着加工。"

所以,幸福是一种复杂的综合游戏。埃克豪夫教授表示,要是能将我们的心理经历- 幸福、害怕、快乐- 归于脑内的某个区域,并说,这个区域活跃了,所以,我现在正经历幸福,那当然好啦,"但可惜,事情没那么简单。"他总结说,不论我们有多少先进技术手段,能进行各种分析,但只有我们每个人才能判断,自己是否以及如何幸福,-至少从纯主观的角度看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