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心酸,谁来关注单亲妈妈心理困境!
2013-09-25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离婚率高企,单亲妈妈也越来越多。据统计,2001年北京市离婚人数仅为5000对,2005年增至2.4万对,2009年则达3万对,在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各大城市中,北京离婚率以39%居冠。中国妇联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离婚家庭中,有67%的家庭有孩子。而离婚时,6个男人中只有1个选择要孩子,这个比例是17%,所以单亲妈妈的数量远远高于单亲爸爸。记者采访发现,单亲妈妈从以往的弱势个体已经演变成今天的数目庞大的社会群体,她们的生活困境、心理危机和情感障碍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问题。

   受访者一 林颖(化名) 42岁 儿子9岁

   多亏有了QQ群才没崩溃

  和林颖见面的地方是在西城区一条胡同的破旧居民楼里,那是她为了儿子上学租的房子,只有50多平方米,屋里光线昏暗。谈起两年前离婚的事情,如今她已经能够比较平静地面对,“大约有半年多的时间,对这个事儿不能提,不能想,心里全是仇恨和委屈,我屏蔽了和前夫有关的一切人的电话,当时体重一下子减了20多斤。”

  林颖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夫唱妇随多年,两人一直
是朋友眼中的“模范夫妻”,可是突然出现的“小三”却令这个看似稳固的家庭在短短几个月中解体了。

  “一下子成了单亲妈妈,最开始感受到的不是生活的困难和一个人照顾孩子的劳累,而是心里难受,一个和自己生活了20年的人说变就变了,这么绝情,怎么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对自己整个人生都产生了怀疑,几乎精神崩溃。”由于生性好强,林颖不愿意和身边的亲人朋友倾诉,有人建议她去进行心理咨询,她问了一下,稍微正规的心理诊所都要一小时200元,动辄10次一疗程,她的经济条件负担不起,拨打一些公益机构或者网站的单亲妈妈心理咨询热线,最多就是有个人陪她无关痛痒地闲聊几句,心理的煎熬使她差点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幸亏后来加入了一个单亲妈妈的QQ群,认识了很多同病相怜的人,大家互相交流、抱怨甚至骂街发泄,才支撑过了那段最难过的日子。”

  心理危机是很多单亲妈妈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失去婚姻家庭的打击对很多女人来说是致命的,由此诞生的单亲妈妈QQ群和论坛,算是一种自发互助性的心理慰藉。“其实说白了,就是看到比自己还惨的,心里会宽敞一点,虽然大家并不真正认识,甚至在不同的城市,但是那种同病相怜的关心还是很真诚的,起码,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可以找人聊天说话。”

   经常被忘记的抚养费

  心理的创伤稍微平复,生活中的难题又接踵而至。林颖告诉记者,她离婚的时候分到的财产是一套他们一家原来居住的房子,不多的存款和一些股票债券,前夫每月付给孩子2000元的抚养费。

  “当时我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基本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离婚前他已经是一个国企的中层,年薪30多万,我们算是一个小康之家,离婚后,生活一下子就困难多了,我的工资还不到3000元。”为了孩子上学,林颖花每月4000元的高价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学区房,而她自己四环外的房子只能租不到2500元,“这两年我没给自己添置一件新衣服,孩子正在长身体,嘴绝对不能亏了,其余最大的支出就是各种培训班的费用,贵得简直像抢钱一样……”令她生活雪上加霜的是前夫经常拖欠孩子的抚养费,甚至有时候会“忘”了给。

  “当初离婚协议规定,孩子爸爸每月可以带孩子出去玩一天,他送孩子回来的时候,会把这个月的钱放在孩子身上带回家,可是最近两个月,他都没给钱。”然而出乎记者意料的是,林颖并不打算向前夫催要抚养费,“我也知道这样白白便宜了他,QQ群里好多朋友给我支招,说去法院告他,申请强制执行,或者到他们单位臭他,要求单位领导出面解决,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实在太厌恶他了,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我这个人太过自尊要强,不会低声下气向他要钱。”林颖的办法是如果前夫再不给钱,就不允许他探视孩子,两人从此恩断义绝,形同陌路。“我相信靠我自己的力量也能养大孩子。”

  其实,林颖这样做,除了好强,也有无奈。记者了解到,法院强制执行的拖欠抚养费案件为数不少,但是执行周期长,有时候还找不到被执行人,所以最后能否拿到钱很难说,由这个问题导致的单亲家庭贫困已经越来越突出。

   变得沉默和叛逆

  生活的拮据并没有压垮林颖,最令她难以忍受的是有些人看她和孩子时那种复杂、怜悯的目光,如同戴着一副有色眼镜,她觉得自己被划入了另类的一群,标签是“失败”。

  “离婚对孩子的影响挺大的,他变得沉默寡言,特别不听话,爱顶嘴,在学校总被老师批评。”因为孩子出现的问题,林颖特意到学校找班主任老师深谈了一次,把自己的家庭变故和孩子受到的影响都告诉了她,希望她能够对儿子更加耐心,多给儿子一些温暖和关爱。

  “我出于真诚把自己的隐私告诉了老师,没想到她竟然和其他家长去说,最后传到了班里别的孩子耳朵里,有一天儿子回家跟我说,你赶紧把我爸爸叫回来吧,我们班同学说我没爸爸,不和我玩了。”林颖无法回答孩子的问题,只能暗暗流泪。那以后,儿子更加沉默和叛逆。

  记者了解到,在一些学校,单亲家庭孩子是被单独“划圈”的,通常在入学的时候,学校会用一些方法对孩子的家庭情况摸底,老师们要做到心中有数,单亲孩子不能集中放在一个班里,因为他们身上的标签是“孤僻、闹、不好管”,这种“特别的关注”对孩子来说,可能是优待,但更可能是一种伤害,他们会敏感地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待遇不同。

 

青岛心理咨询治疗行业领导者:青岛若水心理咨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