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咨询
婚姻完结时
2016-08-24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婚姻完结时。。。

2016-08-24 李维榕 

当婚姻完结时,法律上的瓜葛还算容易解决。情感上的瓜葛,却是千丝万缕,剪不断、说不清;涉及的人物眾多,不只离异的夫妻,还有他们的子女。初见这一家人时,他们最大的忧虑是小弟自闭、冷漠,不愿与家人沟通,是大姐主动把母亲及弟妹带来接受家庭治疗的。

 

一个单亲家庭,母亲与三个子女相依為命。两个女儿已经上大学,小儿子也就快完成中学,父母的分离,照理不应该对他们有太大影响,但是小弟说起自己的感受,没有一宗不是与父母有关。原来在父母离婚的过程当中,他有九个月时间单独与父亲同住,经歷着父亲的情绪高低起伏和失控,让这个十多岁的青年人无所适从。因為两个大人不能对话,小弟需要在中间斡旋。他说:「阿爸并不想离婚,不停迫我去说服阿妈。我都尽力了,但是一点都不济事!有时觉得自己好像扮演着无间道!」

 

问起这个经验对他的影响,小弟说:「我本来是个很有热诚的人,但现在我的热诚都冷却了,只是麻目度日。」

 

这青年人一旦打开话匣子,便真情流露。果然是个热诚的人,只是像很多离婚家庭,人人各怀心事,却很少分享心底的感觉。这次小弟的坦率,让全家人都很惊讶。两个姐姐都说要增进家人沟通,但是她们自己也并不容易表达心意。大姐是那样地维护着母亲,一切都以母亲為中心,即使有不同意的地方,也不会争辩,正因如此,她与父亲便势不两立。都说二姐对大姐惟计是从,缺乏自己的意见,其实也并不尽然,姐弟中她与父亲最接近,父亲每次打听家人消息,都从二姐入手。

 

她说:「父亲很迷失,那天他打电话约我去茶楼,坐满了人,还要搭枱,他却放尽喉咙,不停駡人,像个疯子似的,让我尷尬死了!」话虽如此,字里行间,却可以听得出她对父亲的关怀。

 

冤家路窄

 

母亲说,二女儿最爱与她顶撞,小弟最让她担心,只有大女儿最窝心!这一段话,正正圈点出了三个儿女,在离异的父母当中所扮演的三个不同角色!

 

我们正在製造机会鼓励这一家四口好好交流,父亲在国外突然回港,母亲提意邀请他一起参加会谈,三个孩子却并不热烈。

 

大姐说:「如果他来了,我就会一声不响,只挨他駡!」二姐模棱两可。小弟却不往摇头:「不要再叫他了,再叫,我会崩溃的!」父亲没有来,他们却寃家路窄,竟然在路上碰到他 。

 

那天恰恰是大姐的生日,她说:「我们去公公婆婆家,在门前不远就看到父亲,他把我当作透明似的,望也不望一眼,只截住弟妹谈话。我拉着母亲走了,一方面庆幸不必与他接触,一方面又有点失落!」

 

我问她们:「你想与父亲修好吗?」姐弟三人都默默点头。母亲却突然责备二姐没有向父亲表明立场,她说:「你既然不想他来烦你,就应该清楚地打电话告诉他,并且叫他不要去烦公公婆婆!」

 

母女争执

 

对於母亲的要求,二姐反应很大。其实每次会谈,母亲与二姐都有大小不同的争执。每次都是母亲振振有词,二女儿却从一个说话利落的少女,变成一个闹脾气的小女孩,完全没法表达她的真意。治疗师的工作,就是抓住这些平时不了了之的互动形式,协助家人跨越;因此,我鼓励二姐不要只是与母亲斗气,而是像个成人一般,好好地解释自己的立场。

 

几经辛苦,二姐终於对母亲说出自己的本意:「我是否与父亲通电话,应该是我和父亲两人的关係,是我自己的决定,而不是為别人做,或者被迫去做!」

 

小弟也在旁帮口说:「那是她的自主权!」

 

二姐的真正立场,原来与母亲的想法甚有出入,大姐又习惯性地為他们调和。其实大姐心中并非全部同意母亲的做法,只是因為没法说服母亲,只好依她。但是这一次她反常地不再只是服从母亲,终於说出心底话,她说:「母亲说话,一向都很权威,又很苦涩。从小到大,她都是不断向我们投诉婚姻不幸,让她浪费了二十多年的时光,说起这事来,她就十分负面。我们都劝她要放下,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只好顺着她!」

 

母亲说:「我从小就是这样说话,要改也改不了。我当然也想放下,就是放不下!」

 

走出谷底

 

原来母亲婚前是做服装设计的,婚后一直待在家中,离婚后,她更是全部心意放在子女身上,照顾三个孩子,是她不肯走出谷底的藉口。儿女都已是成人,但是她每天都為他们打点一切,為他们担心。

 

她承认:「即使他们叫我不要担心,我立即就会担心起来,认為他们一定有事瞒我!」

 

说起母亲自己的生活,那才是三个孩子最大的心结。大姐固然是母亲的心腹,但表面上专与母亲作对的二姐,以及冷漠的小弟,原来也是同样担心父母亲无法重新生活,一直困在离婚后的深渊。

 

父母分手了,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却往往继续缠绕在子女身上。怎样收拾婚姻破裂后的千愁万恨?怎样让劫后餘生的每个家人重拾新机?那实在需要一段过程,一同努力,打开心锁,一步步地重整彼此互动的每一层次,才会步向康復的路程。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愿意改变!

 

我向母亲说:「要放下多年的包袱当然不容易,但是你想改变吗?」她说:「当然想!」我说:「那麼,就邀请一家人一起冲破目前的限制,一同成长吧!」他们四个人都自动地站起身来,向彼此伸手,互相承诺,化悲忿為动力。

 

事后他们各自在回馈表上填写:

 

大姐:妈妈的改变或处事方式对家庭和谐举足轻重,要妥善处理。尝试替换另一种心境和方法解决问题。

 

二姐:更加理解家庭各成员的忧虑,以及他们内心的困惑,希望各人接下来都能够為对方努力改变。希望母亲能积极生活,平时总不会向母亲透露自己的心事,很高兴能藉此机会让母亲接触到自己的内心世界。

 

小弟:更明白二姐与妈妈之间的问题,这次切实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协助彼此走出离婚的迷雾。

 

他又写下:单独一个人的努力并不能令一个满目疮痍的家庭起死回生,很期待、很相信能建设一个健康的家庭,修补心里的伤痕,彼此重新开始吧!

 

最让大家兴奋的地方,是母亲也愿意与儿女一起改变,重整自己的生活,做自己喜欢或令自己开心的事,不再左右子女的选择权。

 

所谓家庭治疗,其实就是让受伤的家人,学习如何為彼此疗伤。

 

 

青岛若水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是青岛黄岛区最早的专业心理咨询机构,目前公司形成了以博士硕士高学历以及资深人士组成的职业化心理咨询专家团队,由四川大学心理学硕士祝晓组织公司运营管理,是集心理咨询,心理咨询师培训,心理成长会议组织、亲子教育为一体的专业心理服务机构。


心理咨询预约方式  电话:0532--86946938或86715999 

手机:13153208378  若水心理咨询QQ:2510202983